黑色的铠甲

亲情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张若尘体内的血气涌出,化为一丝丝血芒,在身体周围,凝聚九柄血剑的虚影。 因为达到地极境,血剑虚影也变得更加凝实。 九剑围绕张若尘急速旋转,散发出一道道赤色的剑气。 哗

 张若尘体内的血气涌出,化为一丝丝血芒,在身体周围,凝聚九柄血剑的虚影。
 
    因为达到地极境,血剑虚影也变得更加凝实。
 
    九剑围绕张若尘急速旋转,散发出一道道赤色的剑气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指向前一点,九剑合一,化为一道血光,飞向穆青的胸口。
 
    血剑的速度,快如闪电。
 
    就算以穆青的速度也无法躲避,他的脸色一变,立即调动真气,注入挂在胸口的一块玉佩。
 
    玉佩中的防御阵法铭纹被激活,凝聚出一面三米长、半米厚的光盾,悬浮在他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血剑撞击在光盾上面,将光盾刺穿了一半,才血气消散。
 
    那一面光盾也化为一缕缕灵气,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 
    穆青有些惊魂未定,那少年的血气也太强大,居然可能凝聚出九柄血剑,幸好佩戴了一件护身宝物,要不然他刚才就已经死在张若尘的手中。
 
    购买一件护身宝物,需要花费巨额的银币,而且还只能使用一次。
 
    穆青看着胸口已经失去光泽的玉佩,感觉到十分心疼,那可是他花费了三分之一的资产,才购买到的护身宝物。
 
    “居然佩戴有护身宝物,真是可惜!”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刚才那么好的机会,居然被他逃得一命。
 
    穆青知道自己错估了那一个少年的实力,害怕阴沟里翻船,于是立即转身,向红蛛巨舰的方向冲去。
 
    只要返回红蛛巨舰,借住巨舰的力量,可以轻松碾杀那一个少年。
 
    张若尘自然不会给他重新返回红蛛巨舰的机会,全身真气完全涌出来,形成“百丈燎原”的天地异象。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真气燃烧,化为一片百丈火海,将穆青包裹在火焰之中。
 
    “给我破!”
 
    穆青一掌打出去,将张若尘的天地异象撕碎,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刚刚冲出来,头顶上方,一柄巨大的战剑斩落下,准确无误的劈向他的头顶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么快……不对……”
 
    穆青发现,那一柄剑并没有捏在张若尘的手中,而是悬空斩下。
 
    “御剑术!”
 
    穆青的脸色惊变,立即向右横移一步,想要躲避过去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穆青并没有完全躲过去,沉渊古剑斩在他左肩的位置,斩落下一大块血肉,就连骨头都被削下一小块,只差一点就能将他的整条左臂斩断。
 
    一股剧痛从左肩传来,半个身体完全麻木,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在半空,不断变换招式,一连施展出二十多招剑法,将穆青围在中央,根本没有机会重新红蛛巨舰。
 
    穆青手臂金线长鞭,不断挥鞭,抵挡劈斩过来的沉渊古剑。
 
    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,十分后悔先前小看那一个少年,早知道就直接动用红蛛巨舰,也不至于战得向现在这么艰难。
 
    “彭术,立即催动红蛛巨舰的阵法,助老夫一臂之力。”穆青大吼一声,音波一圈圈延伸出去,像是在呼喊红蛛巨舰上的某位邪道武者。
 
    悬浮在虚空的红蛛巨舰的左侧,一座攻击阵法开始缓缓旋转,形成一个涡旋,将周围空间中的灵气吸收一空。
 
    一股强大的危险气息,从天空降下,让张若尘感觉到有些窒息。
 
    张若尘果断作出决定,施展出大成的御风飞龙影,一连九次提纵身体,动作行云流水,就像登天梯一般,落到红蛛巨舰的甲板上面。
 
    “小子,你敢!”
 
    穆青看见张若尘登上红蛛巨舰,心中十分着急,立即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他的心中再次暗叫一声失算,早知道就应该打开红蛛巨舰的防御阵法,那样的话,就算那一个少年再如何强大,也不可能进入红蛛巨舰。
 
    可是待在红蛛巨舰上的邪道武者,并不知道穆青收拾不了张若尘,所以并没有开启防御阵法,于是就给了张若尘可趁之机。
 
    “彭术,快开启护舰大阵,镇杀那一个少年。”穆青大吼。
 
    登上红蛛巨舰,张若尘向着追在身后的穆青看了一眼,手臂一伸,将沉渊古剑收回手中,向着红蛛巨舰的控制台冲去。
 
    彭术站在控制台上,听到穆青的声音,正准备开启护舰大阵。
 
    突然,一个人影闪过,一个少年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你是谁……”
 
    彭术盯着那一个少年,话还没有说完,就看见那一个少年挥剑斩了过来。
 
    彭术是穆青的心腹,也是一员悍将,武道修为达到地极境大圆满。
 
    他正打算施展出一招掌法,抵挡张若尘的剑招,却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飞了起来,与脖子分开,掉落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张若尘一掌推了出去,将彭术的尸体推开,伸出一只手掌按在控制台的凹坑里面,将一枚枚灵晶激活。
 
    镶嵌在红蛛巨舰上的灵晶,散发出一缕缕灵气,将阵法铭纹引动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巨大阵法,悬浮在红蛛巨舰的上空,散发出夺目的光芒,降下一条条光链,将红蛛巨舰完全包裹起来。
 
    若是站在地面,远远望去,只能看见一团刺目的光芒从红蛛巨舰的位置散发出来,就像是一轮小型的太阳。
 
    “可恶!”
 
    刚刚追到红蛛巨舰上的穆青,向着头顶的护舰阵法看了一眼,心头猛烈一颤,掉头就向巨舰外跳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已经掌控了红蛛巨舰,而且开启了护舰大阵,若是穆青继续待在红蛛巨舰上,可以说是必死无疑。
 
    若是逃出红蛛巨舰,至少还有一线生机。
 
    穆青不知道的是,张若尘不仅开启了护舰大阵,同时也开启了防御阵法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穆青撞击在防御阵法的阵纹上面,身前出现一层光壁,将他弹了回去。
 
    堂堂一位天极境强者,撞得头昏眼花,步伐踉跄,差一点倒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小子,老夫跟你拼了!”
 
    穆青紧咬牙齿,向着控制台的方向猛冲过去。
 
    才刚刚冲出十多步,护舰大阵就凝聚出二十多条碗口粗的闪电,就像二十多条电蛇一般落下,全部击在穆青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穆青的身体直接炸开,化为一团黑烟。
 
    黑烟之中,一具破烂的骨架,啪的一声,倒在地上。骨架的手中,还捏着一根金色的长鞭。
 
    毒蛛商会在铸炼红蛛巨舰的时候,将护舰大阵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,就是害怕红蛛巨舰落入别的武者的手中。
 
    所以,即便是以穆青的武道修为,也挡不住护舰大阵的一击。
 
    “幸好有红蛛巨舰,要不然,想要杀死穆青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从控制台上走下,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,开始探查整个红蛛巨舰。
 
    穆青赶来营救华名公,虽然时间很仓促,不可能带多少人手。但是红蛛巨舰毕竟如此庞大,不可能真的只有穆青和彭术两个人。
 
    舰仓里面,肯定还有别的邪道武者,必须全部找出来,以防发生意外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求推荐票!
 
 241.第241章 奴隶少女
 
    探查之下,张若尘果然发现舰仓中有数十道人类的气息。
 
    那些人类的气息强弱不同,有的人血气强大,就像人形的蛮兽;有的人血气弱小,与普通人没有两样。
 
    只有将那些邪道武者全部清理,这一艘红蛛巨舰,才算是完完整整的属于他。
 
    “红蛛巨舰倒是一件不错的宝物,若是卖出去,估计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正打算向舰仓中行去,路过穆青的骨架的时候,看见那一条金线长鞭,于是捡了起来,捏在手中,推开舰仓的大门,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金线长鞭,七阶真武宝器,也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。
 
    红蛛巨舰的舰仓十分庞大,分为上中下三层,就算容纳千人,也不显得拥挤。
 
    刚刚走进舰仓,一个全身被黑色铠甲覆盖的邪道武者,挥剑向张若尘劈斩过来。他的武道修为竟然达到地极境初期,显然是看守舰仓的武道高手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金线长鞭一挥,一道金色的光芒,从那一个邪道武者的脖颈处闪过。
 
    黑色的铠甲,就像是纸做的一样,被金线长鞭轻易割开。
 
    那一个全部被黑色铠甲覆盖的邪道武者,顿时变得一动不动,依旧保持举手劈剑的姿势,直到张若尘走远之后,他的脑袋,连同金属头盔,嘭地一声,一起掉在地上。
 
    在红蛛巨舰的上层,张若尘一连清杀十二位邪道武者,修为最强的达到地极境初期,修为最弱的只有玄极境初期。
 
    他们全部都是穆青的仆人,各有各的分工,既有负责修复红蛛巨舰的铭纹的炼器师,也有负责整理账簿的管家,还有专门看守红蛛巨舰的武者。
 
    张若尘走进红蛛巨舰的中层,整个舰仓的布置顿时一变,简直就像是进入王宫庭院了一般,布置得相当华丽。二十四个美貌的奴隶少女聚集在舰仓之中,惊恐万分的盯着闯进来的张若尘。
 
    感受到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,她们全部跪在地上,慑慑发抖,根本不敢抬头来。
 
    二十四个奴隶少女,样貌和身材都是一流,几乎全部都是普通人,只有为数不多的三个开启了神武印记,但是武道修为却很低微。
 
    “穆青倒是挺会享受生活。”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问道:“你们都是毒蛛商会的人?”
 
    二十四个奴隶少女跪成一排,没有人敢说话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们若是不说话,那我只能将你们当成毒蛛商会的人,全部处决。”
 
    其中一个武道修为达到黄极境后期的少女,壮着胆子抬起头,一边哭泣,一边低声的道:“回……回禀大人,我们……我们曾经都是云武郡国的子民,因为郡国的军队战败,我们被四方郡国的军士抓捕,卖给了毒蛛商会。”
 
    “其中,最貌美的女子,全部都被挑选出来,送到红蛛巨舰,侍奉毒蛛商会的那些大人物。”
 
    “最开始一共有五十七人,现在就只剩我们二十四人。大人,求求你,救救我们,我们不想死在这里……”
 
    别的那些奴隶少女也都哭求起来,“大人,救救我们!这里就是人间炼狱,求求你!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眼前二十四个正是最美年纪的少女,心中一沉,她们曾经全部都是云武郡国的子民,有的估计还是贵族千金,却因为战败,变成邪道武者的奴隶。
 
    能怪谁?
 
    只怪云武郡国不够强大,没能保护好她们。
 
    当然,也不能怪云武郡王,毕竟云武郡国只是下等郡国,四方郡国是中等郡国,两个郡国的国力相差十倍以上,一旦交战,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性。
 
    突然,张若尘的眼睛一亮,道:“你们是说,你们本来是被四方郡国的军队擒住,然后又被送到毒蛛商会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那一个颇为大胆的奴隶少女说道。
 
    “难道四方郡国的朝廷和毒蛛商会有勾结?”张若尘仿佛自言自语的道。
 
    若她们讲的都是事实,那就不再是一件小事。
 
    要知道,无论是云武郡国,还是四方郡国,其实都只是第一中央帝国的一个郡。只是因为地处偏僻,所以,第一中央帝国管理得十分松弛,默许各郡成立独立的朝廷机构,划地封王。
 
    但是,任何一个郡国都不能违背第一中央帝国的根本国策。
 
    比如,第一中央帝国与武市钱庄就是合作的关系。池瑶女皇全力支持武市钱庄,各郡的官方势力也必须与武市钱庄站在同一战线,全力打压黑市和拜月魔教。
 
    若是发现有哪一个郡国居然敢和黑市勾结,不仅会遭到武市钱庄的讨伐,也会被第一中央郡国的帝国中枢所不容。
 
    简单的说,四方郡国的朝廷若是真的和黑市勾结,暗中谋利,就是在作死。周围各大郡国可以群起而攻之,瓜分四方郡国的领地,就连武市钱庄也会大力支持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奴隶少女小心翼翼的道:“大人,我有重要的情报禀告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盯了她一眼,道:“你说!”
 
    那一个奴隶少女眼中含泪,低声的道:“我……我有一个条件!”
 
    “跟我讲条件?”张若尘微微一笑。
 
    那一个奴隶少女顿时吓住,以为触怒了张若尘,立即低下头,不停的磕头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不用那么怕我,有什么条件,尽管说!”
 
    那一个奴隶少女道:“只要大人答应放我们离开,我就将那一条情报告诉大人。”
 
    她们并不知道张若尘的身份,但是,却清楚张若尘肯定是一个绝顶强者,要不然穆青的金线长鞭怎么会落入他的手中?
 
    她们不想继续做张若尘的玩物,所以打算努力争取自由。即便,她们的力量,在张若尘的面前,显得微不足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找到一把椅子,坐了下来,笑道:“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我的身份,我乃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,同时也是武市学宫的内宫学员。就算你们不求我,我也会放你们离开。”
 
    她们听到张若尘表明自己身份之后,眼眸全部都亮起来,先前的惧意,完全变成了崇拜和倾慕。
 
    那可是云武郡国的王子,何等尊贵的身份?
 
    而且,他还能杀死穆青那种神话一般的武道强者,简直就是盖世英杰,自然让她们崇敬无比。
 
    被关押在红蛛巨舰之中做奴隶,她们又何尝没有幻想过有一位英俊潇洒的王子,能够带领大军救她们逃出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?
 
    现在梦想成真了!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放你们离开之后,你们又能去哪里?你们都长得很美丽,而且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修炼过武道,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你们很快就会再次被人抓住,再次成为别人的奴隶。”
 
    那些奴隶少女眼神一暗,知道张若尘说的都是实话。
 
    在这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,没有实力的人,就只能成为奴隶,甚至连奴隶都不如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们放心,既然有我在,自然会将你们安排妥当。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们掌握的情报?”
 
    得到张若尘的承诺,她们终于放心。那一个修炼了武道的少女,道:“大人先前猜测得没错,毒蛛商会和四方郡国的朝廷的确有勾结,而且关系还相当深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被困在这里的一年时间,至少有十位四方郡国的高官前来拜访穆青,全部都是我们侍奉那些高官。所以,还听到一些重大秘密。”
 
    “据说,一年之前,四方郡国向云武郡国发起的进攻,就是毒蛛商会在背后一起策划,想要趁着战乱,俘获大量的奴隶商品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一凝,露出几分冷色,道:“真是可恶,就因为他们,云武郡国不知战死了多少将士,不知多少子民被屠戮,又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觉得有必要弄清楚毒蛛商会和四方郡国朝廷的关系,最好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,以免他们今后再兴风作浪,造成更多的悲剧。
 
    “你们见过的那些四方郡国的高官之中,谁的身份最尊贵?”张若尘问道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奴隶少女沉思了片刻,道:“我见过一个大人物,似乎是四方郡国的一位侯爷,地位极高,可以和穆青平起平坐,与穆青商谈了很多重大的生意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中一动,道:“那一位王爷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   那一个奴隶少女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知道,只听到穆青叫他‘镇军侯’。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fkkgermany.com/a/qinqingwenzhang/20180219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